张梦阳与林非的知遇之情

南充网 国内 2020-05-10 16:28:32 6

□李正西

中国鲁迅研究学会、鲁迅研究专家张梦阳先生,是与林非先生合作共事,交流切磋,惺惺相惜,相知甚深的学者。张梦阳这位在鲁迅研究方面写出了皇皇巨著的学者,却与林非先生的知遇关系甚大。张梦阳对此也难以忘怀。

鲁迅研究会的成立是这一知遇之情的缘起。

1978年12月,在北京西苑大旅舍会议上,正式宣布成立中国鲁迅研究会。会长:宋庆龄。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都用头版头条予以报道。

中国鲁迅研究会成立以后,急需人手。于是有林非到廊坊急调张梦阳到鲁迅研究室的故事。

张梦阳对林非的认识和了解比别人可能都更深刻一些。因为他永远记得1979年9月18日这一天。

正是在这一天,林非来到廊坊,通知张梦阳,中国社会科学文学研究所已经决定调他到“鲁迅研究室”工作。林非对张梦阳说:“今天上午,荒煤同志主持召开了文学研究所所长办公会议,会上一致同意调你到鲁迅研究室工作,我不等吃午饭,马上就来了,要和你们领导商量。”

这使刚从香河县农村中学调到廊坊地区教育学院的张梦阳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他感到手足无措的是,领着林非到自己借住的廊坊师范学校的房子,屋里空空荡荡。张梦阳只得因陋就简,用最便宜的茶叶末泡茶招待他们。林非他们一边喝茶,一边吃带来的面包。

由于林非的坚持和努力,将张梦阳从细微之中拔擢上来,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张梦阳回忆说:林非他们来到当时廊坊地区教育学院潘院长的房间,恳切地谈了希望调张梦阳到“鲁迅研究室”的原因,郑重地拜托潘院长帮忙。潘院长说他支持这个调动,但权力在地区教育局。林非坚决地说,“那好,我们就去教育局!”潘院长说,路很远啊,我们这里刚成立还没有车。林非说:“没关系,我们走着去。”

路很远,而且是不好走的土路。走了大约十里地了,还没有到。张梦阳说:“我心中忐忑不安,感到年过半百的林非先生为了自己的事情,走如此长的土路,实在过意不去。”就劝他歇歇再走。林非说,一鼓作气,到了再歇。张梦阳只好和他一起走。林非的步子迈得更大了。不过张梦阳注意到林非时不时用左手撑着后腰。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张梦阳听说林非文革中在五七干校干重体力活扭伤了腰,患上了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症。这次到廊坊,他正犯病,疼痛难耐,所以时不时捂着腰。这更使张梦阳感动。

张梦阳后来说,他只能以积极的工作来“报答”林非的知遇之情。他说:“30年来,我一直马不停蹄,日夜兼程地拼命工作。”总觉得林非走在土路上如同路两边白杨树干一样挺拔的身影在激励着自己,“总觉得白杨树干上那些弧形的眼睛正在殷切地凝望着自己,丝毫不敢松懈。”

张梦阳历时9年,主持编纂了五卷一分册一千万字的《1913至1983鲁迅研究学术论著资料汇编》,又在汇编的基础上完成了三卷本1879万字的《中国鲁迅学通史》。该书获得第六届国家图书奖。

林非在这部书的“序言”中充分肯定了张梦阳研究鲁迅的学理精神,赞扬了他劳作的艰辛困苦,说是“正当梦阳先生废寝忘食和全神贯注地投身于这项学术研究时,他竟然还遭遇了种种人生道路上的坎坷”。“他在自己深深挚爱的鲁迅研究这项工作中间,竟前后掷上了二十余年的功夫,不住地摩挲玩味,沉思冥想,真是达到了如痴如醉的境界。”林非指出,梦阳先生的《中国鲁迅学通史》作出的贡献,确实引起强劲的共鸣,“像这样嘉惠士林的举措,真是功不可没的”。

2007年12月21日,张梦阳突发心脏病,打车到医院急诊。办理诊疗卡时,需填一位亲属以防重名。但他的家人全不在身边。仓促之中,他脱口而出:“那就填林非先生吧,他是我的老师。”

这感人的插曲也可窥见林非真诚待人如春风般温暖的胸怀和学者的风范。

新闻推荐

上海警方打掉制售假团伙 法驻华使馆向公安部转交企业感谢信

人民公安报微信公号5月9日消息,记者9日从公安部食品药品犯罪侦查局获悉,我国警方近日破获一起特大制售假冒知名品牌箱包案,...

分享: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817.xyz/article/785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