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操场埋尸案追踪:尸骨腰间绑的衣服还未腐烂

南充网 国内 2019-06-23 17:36:33 358

6月20日0点左右,湖南怀化市新晃一中操场跑道下挖出一具遗骸,疑为该校教工邓世平。此时,距离邓世平失踪已经过去了16年。

目前,该尸骸已送上级公安机关做司法鉴定,以确认死者身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邓世平家属拼凑出“最后的画面”

收到消息是6月20日下午。邓世平的弟弟邓晃平告诉记者,警方挖出遗骸时,他并不在现场,后来接到的警方通知,地点就在邓世平曾经工作过的学校操场。

2003年1月22日,邓世平和往常一样去新晃一中体育场工地上班,那一天他没有回家。

当时,他是新晃一中后勤处的老师,从事工程质量监督工作。在邓世平家属所写的一份材料中称,邓世平曾因施工方工程质量不合格,不在验收单上签字,得罪了杜少平。而承揽工程的杜少平则是时任新晃一中校长黄炳松的亲戚。

材料中称,两人因为工程的问题屡有矛盾。邓世平曾对新晃一中后山体育工地400米跑道工程未完工时所付的款项有异议,另外,怀化市教育局曾接到一封匿名信,反映新晃一中体育工地经济问题,杜少平怀疑这封信是邓世平所写。因而“杜少平在施工现场曾多次对其他农民工说‘邓世平抓工程质量太厉害,要搞死他’”。

邓世平的家人四处打听,拼凑出一个较为完整的过程。在声明材料中写道,2003年1月22日中午11点多,邓世平、本校教师姚本英以及杜少平在体育工地一处楼房的二楼,商讨工程扫尾工作。讨论结束之后,姚本英与邓世平一起下象棋。过了一会儿,一名姓罗的农民工在楼下喊姚本英,姚本英于是下楼与罗某见面。

在新晃一中高中部教师过道门口,罗某对姚本英说:“杜老板(杜少平)要送柑子给你,你自己到市场上去选购。”姚本英不肯去,转身回办公室,被罗某阻拦。一番拉扯之后,姚本英返回办公室,但在办公室楼下又被杜少平挡住。杜少平说,“下班时间快到了,快回家吃饭去。”姚本英问:“邓世平呢?”杜少平说:“邓世平一个人在办公室烤火。”于是姚本英与杜少平离开了体育场工地。

这是家属能拼凑出来的关于邓世平最后的消息。据材料称,那一天本来有几个同事与邓世平约好中午打麻将。但他们未等到邓世平。下午两点半,姚本英、杜少平到办公室上班时未见邓世平。

23日,等了一晚的邓世平亲人四处寻他无果。24日,邓世平的儿子邓蓝冰和母亲一起去学校要求报案。据材料称,“学校谎称他们已到公安局报了案。但当邓世平的妻子25号早晨到公安局、派出所询问,他们都说没有学校的报案记录。”

邓世平就这样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很快,操场上施工的土堆就进行了填埋。16年来,该案一直没有实质进展。

办案警官:调查、侦破与我无关

在家属的材料中称,2003年,怀化市公安局曾指派了新晃籍的警官邓水生负责此案。当年4月中旬,家属向邓警官询问此案时,邓水生说:“我们要先扫清外围,最后才能找杜少平,现在我们还没有找到邓世平被害的证据。”2004年2月,家属又打电话给邓水生,询问案件的进展情况,邓水生说:“我搞了几十年,第一次碰到这样难破的案子,要说邓世平走了呢,又不见他打电话回来,要说他被害,我们又没看见他的尸体,说不定再过七八年破获其他的案件时,会把这个案件带出来。”

邓晃平向记者证实,他的确与母亲一起见过邓水生,他告诉记者,邓水生与另一名警官是怀化派下来管这件事的,邓水生还跟他的母亲说到了“墙上的血迹”。但邓水生告诉记者,他去新晃是因为另一起凶杀案,在去新晃的现场工作时,遇到邓母前去报案。邓母曾是他的小学老师,他才关照过问了一下。“当时我就问了声,你什么事啊,你找谁啊,他妈妈就说来报案。她就找我,我说你放心,你报了案,公安局一定会查的,查了以后是什么情况他们会告诉你的。”

邓水生说,他是法医鉴定科的,尸体鉴定和现场勘查才是他的工作,调查、侦破与他无关,“实际上公安局当时不能确认他是被杀,县公安局是开展了工作,并不是作为立案,立案有个规定,没见到尸体,没见到什么工具,是不能作为立案的。”

张锋(化名)是新晃一中退休教师,他与疑犯杜少平从小相识,与时任校长黄炳松在不同单位共事多年,目前仍有频繁联系。张锋也曾与此次疑似遇害的邓世平共事约两年。6月20日,新晃一中的一名水电工曾在挖掘现场架设路灯。张锋称,这名水电工曾告诉多人,尸骨被挖出后腰间绑的衣服还未腐烂。这个细节令张锋想到了邓世平遇害前的一个习惯——天气太热,邓世平会把衣服脱下来绑在腰间。

据新华社报道,怀化市、新晃县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纪检监察机关将对杜少平背后的“关系网”和“保护伞”进行深挖,目前已有初步进展。

对话被害人之子

父亲曾揭露过嫌犯豆腐渣工程”

邓蓝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时父亲在涉事学校负责工程质量,与校长的亲戚即包工头杜少平闹过矛盾。记者:你父亲是什么时候失踪的?

邓蓝冰:2003年1月22日,距离大年三十还有8天。

记者:失踪之前是否有异常表现?

邓蓝冰:那一年我刚刚15岁,学校操场正在建设。父亲53岁,负责学校的工程质量监督,失踪前并没有异常表现。

失踪那天上午8点,他和往常一样去学校的操场工地工作,身上只有200多块钱,此后便没有任何音讯。我不相信父亲会主动离开我们,他从来不会夜不归宿,最长一次出差是到黑龙江两个月为学校采购。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寻找你父亲的?

邓蓝冰:父亲失踪当天我没有从学校门口等到父亲出来,失踪第二天,我和母亲到学校工地、亲友家寻找,经过两天寻找均未找到。

记者:当时有想到失踪原因吗?

邓蓝冰:此前父亲得罪过时任校长黄炳松的亲戚杜少平,当时杜少平是承接操场建设的包工头。当时猜测,父亲失踪与他反映学校操场工程问题有关。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种猜测?

邓蓝冰:学校工程质量均需父亲签字把关。当时400米跑道工程,原招标合同为80万,合同签订后,包工头和校长私自更改合同,工程还没有完工就已付工程款140多万元。父亲向领导提出异议,引起杜少平的不满。后面验收发现工程豆腐渣,父亲拒绝签字,又让杜少平不满。记者:当时想到了父亲被埋在操场下面?

邓蓝冰:当时是听学校周边居民说,此前一直没有动工的挖掘机于2003年1月22日(邓世平失踪那天)晚上突然动工,觉得有点异常。事后也想到自己父亲遭遇迫害后被埋在操场下面,但经济条件根本不允许我找挖掘机到学校操场开挖。记者:这16年你和家人是怎么生活的?

邓蓝冰:多天的寻找未果后,家人为了防止二次迫害便搬离了县城。(据北青深一度、红星新闻、新京报)

新闻推荐

贵州计划到2022年 实现市市通高铁

据新华社贵阳6月22日电(记者骆飞)近年来,贵州省交通建设取得突破性成就,尤其高铁建设从无到有,路网不断加密。预计到2022年,全...

分享: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817.xyz/article/3402.html